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20170716 南方四家族


最近小諾買了個價值不斐的小玩具,雖然和吾友興教授的華麗機子不能比,輕巧靈動的機身能夠帶著四處征戰,也是完全符合了我們心中的期待。
南方莊園來不只一次了,這個距台北車程一個多小時的親子後花園,是夏天雨天最好的備案;寬敞的房間、剛改裝不久的遊戲室更是華麗得讓人深感物有所值。所以今天不講南方莊園,來記錄一下最近念的幾本書的心得。
悠彎牙娜四人魚

窮忙:我們這樣的世代

創辦新思惟的放射科蔡依橙醫師,是我很敬佩的一位大學長;早在MMH時代,值班時苦悶的夜晚,就會翻找他分析醫療大環境崩壞的文章來看。出Center 後,常常瀏覽他開的書單。他的閱讀速度驚人得快,開的書單也一本比一本艱澀。我這個天性浪漫的人自然無法完全跟動,不過,從階級世代開始,她建議的幾本教育相關書籍,念了念都讓人頗感慨。

階級世代比起來,窮忙,和做工的人是類似的書籍,作者藉著流暢深刻的文筆,記錄了身處中產階級的我們不知道的、在社會底層掙扎求生的故事。*西雅圖提高基本工資的論述
大家都說台灣當今的社會氛圍讓年輕人不敢生小孩。而像我們這種直面迎戰、規劃好了就衝的父母,頭都洗下去了,當然是希望能多做些甚麼、改變些甚麼,翻轉環境和教育,為了孩子的未來再努力個幾十年。*關鍵十點防孩童誘拐

只能說,這幾本書對我而言是基本教材,讓我認真思考:"覺得自己的國家環境不好,所以移民到別人的國家做次等公民",遠遠不及"想辦法利用資源、改善身處環境,在自己的國家深耕茁壯"。除非你的夢想、規劃和能力,真的明確如我們認識的高能物理學家阿吉....等人,不然能在自己的國家發展起來還是最好的。(當然老了想耍浪漫一下的想法我還是有的。*南蘇丹MSF任務)

而發展絕對不是一味埋頭努力,方向正確才是王道。所以看半天,趕著學外語和才藝仍然不及花時間培養孩子的觀念和心性。這個最難,也最要緊。*別讓勤奮成為低水平表演

而我也再度認同,不能只是自己的孩子好,要好,就要大家一起好,最好是整個大環境的寶貝們能一起進步一起成功,才是這個國家未來真正的成功。
*在孩子最脆弱時相遇
*該不該給乞討者錢的思考
噢~~我愛煞這兩個強悍的小丫頭

 教養,從跟孩子的情緒做朋友開始

這,是這兩天唸完的書,有些部分和我外科training完,"覺得做人要強悍"、"意志力和自我克制先"、"孩子vital sign stable不會死就好,哭就給他爆一下啊!"的概念有點不符合,所以看前半本時會覺得作者有點婆婆媽媽。拜託孩子生個氣就放冷一下不理她不行嘛!作者說不建議,他建議越爆炸的時候越要建立情感連結。

所謂的情感連結,就是要在孩子爆炸的瞬間走過去摸摸她頭、拉拉她手,或抱她一下。

欸我也爆炸了欸!誰要抱她啊!!我超怒ㄟ!!!!但看書的目的就是這樣,要建立我們反直覺的思維才不會多走冤枉路。這幾天我也試了一下,在牙爆炸的時候走過去摸摸她頭說:
"好,妳好生氣我知道,可是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沒辦法啊!!妳氣一下,我等妳生完氣,我去書房等妳。"

這方法也不賴,起碼我們倆隔離開來後就不會越弄越僵,生完氣候拉拉手一起說說剛剛發生甚麼事,比互相叫囂的方式強多了。

八大八小剛剛好
不過說真的,這本書讓我想起更多關於夫妻之間或親子之間情緒暴力或言語失當的經驗。
想想我的爸媽,其實彼此也算是相處幾十年了,但錯就錯在,他們在最好的年華裡互相鄙視,用言語互相傷害。在成長路程上我也不住地想著,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有了婚姻了,路走到這樣了,不如就散了,散了,還有各自幸福的可能,不會像這樣僵著。
彼此怨懟的情緒滿溢了,沒地方傾倒,自然而然就倒在孩子身上了。從小聽他們說著說著,不離婚是為了孩子、孩子;我這個做孩子的,卻擔不了這沉重的犧牲。這或許也是我成家後,不想和他們太接近的原因之一吧!*話語的力量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20170630 關於。改變的勇氣

向老友興教授借了"被討厭的勇氣2"這本書,老實說,別說借書了,有時候和老朋友聊聊就有新感觸,能暫借好書、討論彼此的人生課題,更是難得可貴的時光。

最近有遇到一、兩位對於手術後疤痕組織或復原緩慢鬧情緒的病人,加上自己有點高估自己的耐受力,接了超負荷的工作,覺得人變得不耐煩、容易因為小事脾氣就上來了。剛好有機ˋ會藉由書籍提醒Adler思想,雖然這本書講了許多教育的理念,但對今日的我而言,受用的,不是"對孩子教育"的這個環節,而是,"與病人相處"的這個環節。

"教育,是諮商師的角色,也是平行的、交友的角色"--不是以上對下的權威關係,不是以下對上的顧傭關係,而是打從心底先相信病人,然後打從心底去尊重病人的感知。然而最終還是要區分出"他人的課題"和"自己的課題",Adler這邊提出,只要思考"這個決定最後的結果是由誰承擔"就能區分出這問題是誰的問題。
理性平靜地分析問題,尊重對方的決定,放下該是對方的課題,接受生命中不夠完美的部分,無論是治療、際遇,或生活中的種種瑣碎細節、親職/親子關係,都是如此。


 "平凡無奇的每一天都是考驗,生活中每個此時此刻,都會讓我們面臨重大決定"--切勿逃避考驗,因為以逃避不幸作為宗旨的人生,無法真正勇敢追求幸福。這兩者背道而馳。

2015年底,有點OVERLOAD時寫下的日記

"正因為看不見未來,我們得以成為命運的主人"--明天的一切,就是在每一個當下行動中總結的結果。我最近正在猶豫著,如果"媒體曝光率高了->慕名而來的病人數量會增加->分給每個病人的時間會變少,但是業績會比較好->高速運轉於媒體和臨床間,分給孩子心力的質量都會銳減"這樣的循環好,還是我的初衷:"媒體曝光率普通->病人數量增加不太多->還是可以分給每個病人悉心照料解說的時間->業績穩定但不會太漂亮,但有餘裕可以回家陪孩子玩耍"。有機會不抓住很可惜,但這個機會會帶著我們去到甚麼地方呢?別說自己別無選擇,我們總是有選擇的。

到底是真的沒有選擇?還是,其實靜下來想想,這就是做了選擇後,自我安慰、以及安慰家人的說法?每個人心中對於工作和家庭的比重不同,有時候我也會不免覺得另一半放在工作的事業心比我重,然後心中不免想著:"我也可以說我沒有選擇啊,早上做臨床晚上接媒體,要怎麼忙都可以啊!就像你要出差就飛出去一兩週,家人也只能接受這樣的感覺一樣"。不過,想著想著,這就來到了書中說的下一個主題。

"許多問題都在於人際關係-可惡的他,可憐的我,但我們要討論的是"今後要怎麼辦""--面對無端興師問罪的病人、無法再妥協出更多時間的另一半,心中的小宇宙可以爆炸千萬次;但重點是"今後要怎麼辦",討論情緒或單純抱怨是無法解決問題的,行動,才能改變現狀、掌握命運。

"愛,是一種決心、決斷,還有約定"--每個人都可以決定為了愛一個人去做調整和改變,看看我們為孩子做了多少改變就知道了。

最後是,興教授幽幽地點到,當我們覺得跟爸媽難相處時,其實不是爸媽變了,是我們變了。也不能說是好或是壞,依著自己的想法,構築了自己的家庭和人生之後,和爸媽,就過不慣彼此的人生了。所以也罷,雖然知道相處的時間有限了,但有點距離、減少齟齬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