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20170515 機上事件

我一直覺得,書寫是自我治療的最佳方式,所以,我在這裡治療我的PTSD。
這幾年醫病關係的風向有點詭異,為了不引起爭論或注意,有些經歷,也只能寫在這裡了。
 --------------------------------------------------------------------------------------------------------
 
亂流中,我邊安撫著哭鬧的Linna,邊讓一陣陣暈機不適過去,半夢半醒間,我聽見小諾叫我。

「妳要過去看看嗎?我本來不想叫妳,可是好像很嚴重。」
「甚麼很嚴重?」我還處在彌留狀態。
「前面商務艙,好像需要醫生。」

心裡老不甘願地想,好算了不然去看一下。
醫生都愛飛日本線,搞不好我去的時候就一堆醫生都搞定了,好暈啊討厭,亂流超想吐的……

不過一走進商務艙隔簾,我就整個醒了。
一位老太太橫倒在駕駛艙後方的走廊上,一位顯然是醫護人員的年輕女士跪在她前方聽診;我快速跑向前,單膝跪了下來。

 病人臉唇色青紫,四肢冰冷。
「請問妳是醫生還是……」座艙長焦急問。
「我是醫生。」

沒意識沒脈搏沒血壓。
沒呼吸沒心跳。
啊幹!

AED?請幫我拿AED。」
「好。我們開始CPR吧!」
快速貼好AED貼片,一邊覺得頭好暈好晃,我聽著自己一邊下order,感覺很不真實。

 「請告訴我病人的年齡。」
83歲女性,只有高血壓和胃出血病史,昨晚開始無法名狀地不適,家人於是提前陪她搭商務艙返國。

 CPR之際,口鼻湧出大量暗紅色血水;胃出血吧!stress ulcer
「那是甚麼?」「怎麼會這樣。」家屬和空服員一陣驚呼。

 「胃出血,本來就會這樣,沒關係,我們繼續壓。」我聽見自己壓低的聲音很淡然。
「有鼻胃管嗎?」「有endo?」我試著插管,但飛機太晃,視野太差,來不及墊肩。啊管他!!!不要浪費時間搞那個了!!!Ambu先給氧,其他的CPR壓得回來再說。

 啊幹!先有心跳吧。

 「座艙長,請問飛機還要多久降落?」
「我們準備40分鐘後緊急降落福崗。」
「好,謝謝。CPR不要停,我們邊換手繼續。」

我試著和護理師打上點滴,給一支升壓劑Bosmin;也不管有沒有給進去了,繼續壓,一邊聽著AED測心律。

 「媽媽!媽媽!!!妳這世人都說想去日本,我們去了啊!!但妳要跟我們回家啊!」女兒一邊擦著病人湧出的出血分泌物,一邊含淚說著。

 老實說我覺得病人應該撐不下去,思緒飛越當下,飛機邊搖晃著,座艙長一邊說著要降落了。
「醫師護士,請就坐,正要降落了。」
「好!我們先把病人移進走道比較安全,來一個人扶肩,一個人扶脖子。聽我這邊,來!Neck! Support her Neck!!」我聽見自己喊著,哎呀好晃,飛機好像要降落了。我其實超怕飛機降落,每次降落都要躺好閉上眼睛雙腳頂好地板嚇得要死。但管他的我現在有激增的腎上腺素……

「醫師護士,在降落了,快繫上安全帶。」座艙長有點緊張地喊。

我迅速跳回座位繫上安全帶。
第一次發現,原來我也可以不怕下降時的亂流和暈眩感。

 一邊和幾位空服員換手CPR,一邊看著機艙門打開,啊艙外好亮。
幾個日本EMT救護大哥衝上飛機來,立刻接手繼續CPR;甚麼時候飛機降落的呢?怎麼那麼快。

 我有點恍神地看著救護員接上日文版有螢幕的AED
PEA啊……靠夭心跳還是沒有壓回來,但起碼硬撐著阿媽的循環交手,身體沒有涼掉;情急之際,我轉頭趕緊向家人解釋。

「一般都是心臟的問題,才會來得那麼快。不過瞬間就失去意識了,不會痛不要擔心。」
我想,他們大概知道我的意思。

給阿媽快快蓋上兩件暖毯,機外很冷的,阿媽妳身體別凍著了。就這麼喜歡日本嗎?真的不回來嗎?

我站在機艙口,目送日籍救護員快速用擔架將阿媽送下機,往福岡最近的醫院送去。
與機組人員們並肩站在艙門口,迎著外頭的天光,這個片刻,很不真實。

恍然間,走出機艙的家屬竟站定回頭,直直望向我,深深一鞠躬。
我想,這一幕,我一生不會忘記。

不是每個故事都有美好結局。
不是每場急救都能扭轉命運。
這個,我知道。

飛機再度起飛,延遲兩小時後,我終於回到了座位。
「媽媽妳去哪裡?為什麼去那麼久?」牙牙仰起小臉問我。
「有人生病了很危險,媽媽去幫忙。」小諾接著說。

 「很危險嗎?媽媽妳去救她嗎?有救回來嗎?」

牙。
媽媽,盡力了。 

-----------------


後記:
 
「妳是MMH(我的老東家)的醫生對不對?我是新生兒加護病房的護士。我以前看過妳!!
阿媽下機後,我和並肩作戰的護理師一起填資料,一邊聊了起來。
好高興機上有妳,也還好暈機的我有被小諾叫起來做些甚麼。
雖然這個時代人心難測,也不知道熱血會不會反而帶來甚麼麻煩,但我總是覺得醫者是天職,能幫忙的時刻不可能袖手旁觀的。

 
40分鐘!!!???妳是說妳在BR航班上C了四十分鐘嗎????太累太誇張!!!!航空公司對於妳這樣幫忙都沒有表示嗎?算了!BR airline最小器,我來幫妳問看看妳CPR40min他可以怎麼謝謝妳。」琪琪學姊笑著說要替我在網上問個同行。
學姊妳真好,其實看著一群花容失色跟著我CPR急救的空姐,我也不好意思要求甚麼了。不過我大概會有幾個月的時間不想看到BR空姐的制服或絲襪,因為會想起我邊暈機邊蹲著CPR的那段時光。

 「妳贏了!!!!妳贏了!!!!!!這個禮拜的訴苦事件妳贏我了!!!!CPR四十分鐘真的太賽了!!!碰到這種事算妳金田一柯南。」芳兒一邊苦笑。
每週的訴苦時光,芳兒都會跟我交換這週開刀執業發生的鳥事。我一個開業醫碰到的塞事怎麼能跟還在做重症的芳兒比?當然每週都不夠精彩輸透透啊~但,耶!!!這週空中CPR四十分鐘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塞事,我終於贏了。
 
飛機上廣播需要醫生很常見嗎?怎麼我覺得我碰到的頻率不低……
難道我真的是柯南還是金田一嗎……
邊暈機邊迫降邊急救一兩個小時、紮實CPR四十分鐘,我的老骨頭都散架了。泡了一週的溫泉治療通通被抵銷,看來要睡一週才睡得回來。

10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看得熱淚盈眶...這種電影場景@@
幸好有你...小圓好棒!!(不過...真的蠻賽的)

我每次都祈禱自己不要遇到這種事
畢竟病理科站出去有點尷尬....QQ

emma 提到...

阿 我是emma,上面是我發的

小圓 提到...

謝謝Emma~~
不過,事後回想,今天這個場景好像更需要妳和機車.....XD

emma 提到...

@@|||

Eva Jhong 提到...

這篇文章看得眼濕鼻酸的,不過看到鳳梨體質,我笑了...

邊看邊內心吶喊著小圓好帥啊~強忍身體不適和降落的恐懼還能冷靜的處理,這...真的是專業啊!

另外也很佩服小諾的決定,決定叫你起來,決定起身前往協助是不容易的,畢竟現在的人心難測啊。

我在我先生身旁偶爾會聽到起個案例(因為他的法律背景,感覺週圍跟訴訟有關的都會跑來找他),現在在幫助別人時真的會相對謹慎很多。


小圓 提到...

其實我就是比較衝動派的....
也希望能順順的,不要遇上太多澆熄我衝動熱血的世間事啊!
然後沒那麼困難啦!真的緊急的時候,身體不舒服是會被徹底忘記的~~只是之後我真的腰酸背痛頭痛了一個禮拜orz.....

Eva Jhong 提到...

經歷過這段,還能開心的繼續旅遊,這也是有練過~內心不夠強大,身上的正能量不夠,很容易被影響的~妳身上真的是有滿滿的正能量啊!

小圓 提到...

哈~我身邊有正能量牙姊啊~~XD

Larissa 提到...

哇! 親家你怎麼總是常遇到這麼邊緣(好像用錯詞)的事情?!
但看起來世界非常需要你,
你一定要好好的, 就更多的人呦!

小圓 提到...

啊哈~我也不知道啊~~~
以前受訓的時候就常常遇到一些人家八百年碰不到的case。所以才被笑命旺啊~~(笑著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