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0日 星期六

About wedding,場佈&尋找花藝老師 11/29 ,2006


原先設想的場佈圖,和花藝老師妍文姊溝通後做了修正。

開始的過程是,雖然我們找了一個硬體設備很好的婚禮場地,內外卻缺少了一些我們期待中的、繽紛的布置。



以紅玫瑰布置的場外走道

於是我們開始走訪各大網站和婚禮布置規劃公司(像台北的kute(可艾)……)受過許多公司開出天價的威脅利誘、也終於瞭解了,原來期待越高,付出越多,金額代價也不斐啊……而且我必須說,許多婚禮公司的服務態度雖然熱忱,說到金額時,還真的是毫不掩飾地成了另一個模樣……我該說有些像卓九勒(Dracula)再傳弟子嗎?

婚紗本桌的花藝佈置。

在因為溝通困難、幾乎是放棄了布置的當口,老爸赫然在一疊名片中找到了一張,大約十年前認識的、替老爸做室內花飾的花藝老師名片……

「這個小姐當初我認識她的時候很會插花,好像就是念設計出身的……」老爸回憶著,「找她試試看、問問看吧!」

於是,我們接洽上了妍文姊姊~原本以為,就是爸爸說的「一位花藝老師」,我們萬萬沒想到,在這十來年中,專精於花藝的她,已。經。轉。行。了……

-------------------------------------------------
tingyenwen@yahoo.com.tw

丁妍文
--------------------------------------------------

「喂?妍文姊嗎?我們是……」說完了我們和爸爸的關係後,妍文姊笑了。
「其實我已經收山一陣子咧!不過是你爸爸的女兒,這個忙我一定幫!!」

於是乎,妍文姊與我們再度相約至飯店看場地,讓我們來回顧一下那些被親愛的Melisa拒絕的部分,也是到這一刻,我們才打從心裡發出驚嘆地知道~~
我們找對人了!!!





Novalien的點子:以60x180cm結婚照輸出佈置會場對面空間,加上妍文姊精緻的花藝綴飾,依然以豔紅玫瑰為主題

讓我們回顧之前的對話:
------------------------------------------------------------------------------------------------
我們:你們有什麼顏色的桌巾
Melisa:紅色桌巾、粉紅色桌布;藍色桌巾、藍色桌布。
我們:可以配藍色桌巾、粉紅色桌布嗎?
Melisa:不行。
我們:為什麼?
Melisa:因為我們的桌巾都是配好的一套,不是紅色桌巾粉紅桌布,就是藍色桌巾藍色桌布。
妍文姊:啊妳們沒有準備多幾套的嗎?
Melisa:恩…我們公司一般只有一套。
妍文姊:是妳們公司只準備一套還是妳不想問就說只有一套??我跟妳講……妹妹,這不是對待客戶的方式,妳要多幫客人的忙啊!哪有一直推責任的……
Melisa:恩……我……
妍文姊:我跟妳講!!我就是要藍色桌巾配粉紅口布,這樣我插花才好配色,妳去把我弄來,沒弄來我再想辦法跟妳算,妳給我盡力去問,這樣妳懂不懂?

Melisa:……好……(縮小)




藍桌巾加上妹妹和眾家人好友們親手折放的粉紅桌布與節目單

於是乎,婚禮當天,藍桌巾配粉紅口布就這麼乖乖出現在那兒,危機解除。
-------------------------------------------------------------------

再來說到場內花的問題。

我們:我們可以請飯店專屬的花藝老師當天替我們配紅色為主的花嗎
Melisa:對不起,我們不給客人選花色。
我們:我們可以跟花藝老師直接溝通嗎
Melisa:喔!你們有什麼事,請透過我溝通。有任何事請都由我聯絡。
妍文姊:妳把那個花藝老師的電話給我。妳那麼忙我怎麼知道妳會不會有空幫我聯絡捏?我自己來就好


紅毯旁走道花是妍文姊和裕元花藝老師的合作成果。 右邊圖是空場未場佈時的場景。

這段才離奇,後來的狀況是,我們竟然在某一次看場地的過程中堵到了飯店花藝老師,直接和花藝老師溝通了我們要的花色……

「其實我們平常是不給客人選花色的,不過既然給妳碰到了,就讓妳挑吧:」」
「是嗎?那……麻煩老師1/20那天幫我們搭紅色系為主的花色好嗎?」
「好啊好啊!(相談甚歡)那妳要玫瑰好嗎?如果沒有的話,一些雞冠花?豔紅的?」

總之,是個挺溫柔、個子嬌小的花藝老師,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老是跟花相處的關係,插花的人總是花美人也美,王老師是這樣,妍文姊更是這樣。雖然Melisa也是個小美女,可因為她太會推拖了,我們不準備用太大的篇幅誇她,這一篇的主角是妍文姊。

--------------------------
王惠娟(花坊副理)
2465-5660#5963
e-mail:
ann.wang@windsortaiwan.com
------------------------


所以,如果妳也想在裕元辦婚禮,這是花藝老師的聯絡方式,心動不如馬上行動,不要再透過任何專員啦!直接找老師、找老大,才是王道啊!!!

再來,是燭光晚餐的問題。

-------------------------------------------------------------------
我們:(蠟燭....)
Melisa:對不起,我們規定不能點蠟燭。
我們:................浮水蠟燭也....
Melisa:浮水蠟燭也不行。我們:是喔....(垂頭喪氣)
妍文姊:為什麼不能點蠟燭?
Melisa:因為政府規定,飯店場合不准……
妍文姊:不准點火,不准點火把、不准生火、不准放煙火,我就是沒看到不能點蠟燭。
Melisa:可是……
妍文姊:妹妹!我跟妳說,我們公司場地的法規是我在跟上面接洽的,能點什麼不能點什麼我都一清二楚,我問妳!妳法規到底有沒有念熟?啊?
Melisa:恩……我……有啊!那個政府說…
妍文姊:就跟妳說政府寫的是不能點火,妳連法規自己都沒看清楚怎麼跟客人講,妳這樣不行啦!回去念熟再來跟我講不行!!!
Melisa:……
妍文姊:那我再問妳一次,到底能不能點蠟燭?
Melisa:……恩……
妍文姊:政府都說可以了妳們為什麼不行?
Melisa:……恩……可以……
妍文姊:對嘛!回去看熟一點。







我能說什麼??
帥氣!帥氣~~~太~帥~~~氣~~
於是乎,婚禮當天,場內外就這麼點起了蠟燭,危機解除
------------------------------------------------

「妍文姊~妳怎麼那麼強啊???」小諾和我傻了眼。
「放心啦!我可是辦過兩百場以上的婚禮。交給我吧!」
「什麼!!!!????妳不是……妳不是……花藝老師嗎?」
「唉呀!我現在在這裡。」

-------------------
丁妍文
魚O龍O
婚禮規劃師
--------------------

妍文姊帥氣地掏出了一張名片,看得我們傻了眼。

「當天配幾個人手給我幫忙搬東西就可以了,妳們什麼都不要擔心,穿漂漂亮亮來就好了。不要煩惱啦!妳們是新郎新娘耶~~~」


寫著「Novalien & Mars」的巧克力磚,後來送給宇爺和芳各一塊了~



真的很強吶!婚禮當天,妍文姊四點左右進駐飯店,三兩下就把場佈所有的花材插定擺位完成。
當然,因為有著情義兄弟們的協助,點蠟燭、搬運花材等等得以順利進行,但這是另一篇的事了,我們說了,這一篇的主角是妍文姊姊嘛!





這裡要附帶一題的是,因為妹妹畫的蝴蝶很美,我們一起為婚禮訂出了「蝶戀雙飛」這個主題,並且在場內外、節目單上有意無意地加入了蝴蝶的圖案。


大家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每桌桌花上的那隻大蝴蝶,雖然到最後都被丟掉了,可那是小圓妹畫好、新娘小圓一隻、一隻手剪,慢慢剪出來的,每桌的顏色都和那個「新郎/新娘同學好友」,以及你手上的名片卡顏色一樣,紅的是小諾小圓的叔伯阿姨親戚長輩;粉紅的是小諾的長輩朋友;黃的是小圓長輩朋友;綠的是小諾的朋友;紫的是小圓的朋友;藍的是最後西廂房備桌的朋友們,雖然馬偕D組同學是小圓的好朋友,但就是藍的囉!這麼複雜把自己忙死的東西是誰想的啊!orz……真的太複雜了,如果每場婚禮都這樣玩,都自己剪,新娘一定會把自己玩死的……orz....orz....orz....

1 則留言:

holly 提到...

可以請問您.佈置場地大概的費用嗎..因為我也想要在那邊聚辦婚宴.只是很擔心場地很空曠.|||-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