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17日 星期日

關於你

這一生裡,我們會遇上許多人。

有些人來來去去僅只是生命中模糊的轉瞬;有些人,卻與我們有了深刻的交集和情感的牽繫。漸漸地,那些喜歡過與被喜歡過、愛過與被愛過,最終卻錯過的記憶總有一天變得極淡極淺,然而偶爾還是會不經意想起一些畫面、場景,甚至是心情,或許是因為一首哼過的歌曲;或許是寂靜夜裡擱在窗台邊的一本日記;又或許,只是季節更迭時驟降的溫度與變換的天氣。

「關於你」和高中時期寫給學姊采霏的「斷弦」與「肺腑之言」不一樣的是,歌詞裡出現的每個「你」寫的並不是單一特定的人物。那一年冬季很冷,週末陰沉沉的午後,我踏下由林口長庚出發的交通車,走入台北車站喧囂擾嚷的人群裡。我想,不少人都跟我一樣,是在隻身隱沒於擁擠人群裡的那一刻,才真正識得寂寞的模樣;走在與自己匆匆錯身、來不及看清彼此臉孔的人潮裡,我開始片片段段地想起了那幾年遇過的人、經過的經歷……

曾流過淚、曾為了已逝去的心碎絕望,也曾經為了太草率出口卻沒有兌現的承諾感到內疚;學會了等待,學會了怨懟,學會了原諒;學會了依戀與思念,學會了因為回憶而感到欣慰;學會了壓抑自己的感覺,學會了笑著說再見,也學會了,當開口說「愛」的時候,真正愛或不愛,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

2001年那個陰雨濕冷的冬季裡,回憶成了僅剩的燭火,我成了賣火柴的小女孩,小心翼翼擦亮著握在手裡的光熱。

於是,我在寒流來襲的台北街頭,唱起了這首歌。

-----------------------------------------------------------------------------------------

關於你
(2001年)

這城市太擁擠 在人潮中卻更孤寂
或許是想起你 而陷入回憶裡
你是否依然尋尋覓覓
猶如我對真愛仍然懷疑
帶著執著的迷惘的心
擱淺在原地

你總是孩子氣 做決定總欠缺考慮
卻又難以置信 有顆細膩的心
你總能聽出我的情緒
讀出藏在字裡行間的秘密
然後帶著笑意
讓我唱給你聽

你是我的燭光 將寂寞的暗夜燃亮
是夢想的力量 和思念的方向
或許該試著學習壓抑 將決堤的情緒
才能鼓起勇氣 轉身從容離去

關上我的手機 不再期待你的訊息
封上你寫的信 忘記你的筆跡
或許還試著 慢慢去忘記 你低語的聲音
才能漸漸忘記 深愛你的心

你是我的燭光 將寂寞的暗夜燃亮
是夢想的力量 和思念的方向
或許該試著背起行囊
一個人去流浪
獨自追尋夢想 獨自面對憂傷

換了住址電話 離開我熟悉的地方
雖然偶而仍想 詢問你的近況
或許有一天有人會提起
關於你的記憶
我會笑著聆聽 微笑著回應

或許發現自己 仍深愛著你

------------------------------------------------------------------------------

2005/5/17

這兩天重新唱著這首曲子的時候,有了一些感觸。腦海裡響起了小諾告訴我的:"每個人,都有愛錯了人的時候。"

我問過很多朋友,發現許多人的際遇都跟我挺類似。
我們花了許多年輕時候的時間尋找愛情;在每一個自己喜歡與喜歡自己的人身上、在每一件為某個人做與某個人為自己做的事情上、在每個眼神交會的時刻、雙手交握的時刻、彼此擁抱的時刻反覆問著自己:這就是愛情嗎?這到底是不是我愛的?到底什麼才算是愛,什麼又是喜歡呢?

然後有一天,某個人,讓我們瞭解了'愛上一個人'的感覺。
或許是在某一個微笑說再見的夏夜裡,或許是在某一通流著淚道別的電話裡,或許是在某一回隔著光纖螢幕的網路對談裡……

愛錯了的時候……
有那麼些年我們都遇見過好些人,然而結局總是真正愛的不愛自己,愛自己的自己又不愛,這追索的過程龐雜繁複得像是繞不出的謎題與饒舌的繞口令。唯一清晰的,是那一場又一場自傲自尊與脆弱情感交戰的道別場景。

最後,終於學會了深深去愛,然後揪著心流著淚祝福與道別(當然得把那些埋怨與咒罵藏好,美麗的愛情故事裡是不能有這些部分的唷~);之後,又在狠狠逼迫自己遺忘的過程裡發現了,許多刻意都是徒然的,那些曾如潮洶湧的情緒在時間的推移中終究歸於止水,而那些曾在每個秋夜冬季裡喧鬧的思念也終究歸於平靜。

終於體認了,瞭解了什麼是愛上一個人的感覺不代表瞭解了愛情,瞭解了愛情也不代表學會了如何去愛;這三者之間,在某種程度上而言是毫不相干的。

其實,說真的……我還是不怎麼清楚愛情到底是什麼,
對於如何學習去愛一個人,在程度上也差不多只是小學一二年級左右、剛起步的生手;不過真的好高興。至少這一回,我當真是清清楚楚地知道了,這個在我眼前向我走來的人,是我愛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