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學姊,近來好嗎?

學姊,

最近好嗎?很想提筆寫信給妳,但又萬萬不希望妳收到,這複雜的心情,或許也只有此刻的我最知道吧!

學姊,我重新開始了。
重新開創新業務是困難的,從如何建置手術檯、如何訓練人員、如何設計問診單張、歸納病歷、接觸行銷,甚至建構網站.....每一項,都篳路藍縷。這些,是妳以前日夜幫我完成的部分,從一台兩台,到一百台兩百台,到一千台、兩千台。

刀多的時候,我不會感到病人的來去;刀少的時候,就難免有了過頭的得失心。
現在,病人每取消一台刀,都會為我帶來莫名的失落感;而以前的我不懂,因為病人一取消手術,妳就會催促著前台幫我把刀遞補上來;刀一台台,進來得理所當然,我知道,是因為有妳為我把關;沒刀的時候我可以倒在妳的小辦公桌前哭鬧吵著妳給我刀,但現在,刀多刀少,都靠我自己的本事了。

學姊,謝謝妳。
琪說過,因為妳極端的個性,一路帶我走到這裡;在重建這份基業的過程裡,我也因為這麼多年看著妳,而習得努力的方向。

我知道妳總是很盡力,妳有著比任何人都強的執念和韌性;這是我一直以來仰望的妳。

只是我沒料到有一天,遇到危難時的妳,會這樣讓我失望了。
身為一個老闆,欠員工薪水、完全規避責任,在合作醫師遭遇醫療糾紛時不但立即切割不分擔,人家心灰意冷決心離開時,開始用合約威逼人家就範...口口聲聲說著對人有多好,做著都是背信忘義的事;不管再怎麼怕事、再怎麼想自我保護,唉,學姊,做老闆不能這樣;做人,不能這樣。

但我也隱約知道,有一天,當傷好了、站穩了,我會謝謝妳曾讓我失望。
畢竟,沒有離巢,我不會下定決心展開翅膀;而沒有展開翅膀,又怎麼學得會在浩瀚星空下翱翔?

再來收到妳的消息,大概就只有一封封存證信函了吧!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呢?我們也曾經像師徒、像姊妹,在陽光普照的午後,感謝彼此的陪伴;只有我記得這些嗎?還是,也總記得這些的妳,為了眼前的利益,還是能隨時將之遺忘?

學姊,我曾經恨透了妳,也恨透自己錯信妳;但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最近我又感受到身旁的善意了,又感覺被新團隊簇擁著關懷著了,反而開始想起妳,也開始謝謝妳一路帶著我走到這裡了。

我知道,關於這段故事,妳一定會有一個,關於我怎麼背叛妳的乖誕版本,而我,也終將成為妳口裡像代代員工們傳頌的那個"不能再次提起名字的人"(當我是佛地魔嗎?唉。) 故事怎樣就隨人說,不信的不信,想信的就信了唄!

而我?我只知道那些好的、壞的,都是妳帶著我成長的部分。

還有,
妳曾想退休,
而我,還有心爭雄。

沒有留言: